正文  第六十章

章节字数:2442  更新时间:14-07-03 23: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从那日在常千夜的别墅里,雨革月被申汉菱带出后,别墅里的地下室,常千夜一醒来就发怒,这个申汉菱真是每次在紧要关头都要这么来好死不死地插一脚,迟早要给她些苦头吃吃。

    真不知秦诺当日是看上她哪一点了,爱得这么深,到头来,还不是被她甩了,这样的女人只是徒有虚表罢了,玩一玩还可以,要是想过一辈子,绝对不可以找那么妖艳的女人!

    (常千夜是不知内情的,他不知道其实是秦诺提出的分手!)

    说到妖艳,这到让常千夜想起了雨革月,那个女人,怎么说呢?只是在私下里避开秦诺他们见了她几面,可是那种干净无虑的脸庞总是反复出现在眼前。

    雨革月在常千夜看来,刚开始只是纯粹的棋子罢了,毕竟雨革月的容貌并非倾国倾城,身材也不出众,从他阅人无数来看,是一点优势都没有,只是有个突兀的理由,那就是她是箫宇泓感兴趣的女人。呵呵!能让箫宇泓都起兴了,常千夜怎能放过,得不到玩玩也好,或者,一旦失去了价值,玩坏了也没关系。

    他就这么卑鄙地趁着秦诺他们离开的空档在雨革月的身体里注入了一剂PN779,这种药剂是他们自家研制的,所以不管是市面上还是黑市上都买不到的,最多只是听闻罢了。

    PN779,不是毒品,却也是一种能让人上瘾的东西,只是唯一区别是,它有解药,只要连续服用那种解药一星期,这种药剂就会被中和掉,药效也就不存在了。可是一旦没有解药,它会像毒品那样,使服用的人因瘾而发作,全身会剧痛,毅力差的人会选择自杀,生不如死的痛感会抽去服用者半条命,这种药剂本就非比寻常,所以也是很少拿出来用。一般是用在常千夜派出去执行重要任务的人身上,因为如果他们没完成任务,或者私自逃走,下场只能是被活活痛死。

    但这个药剂是分浓度和剂量的,他给雨革月注入的剂量并不多,只是让她一个月发作一次而已,麻烦的是,如果第一次发作时没有服用解药,那么接下去的发作,将是一次比一次痛,直至痛到服用者忍无可忍,最终选择自杀来解脱痛苦。

    常千夜发誓他的初衷真的只是为了让箫宇泓痛苦,他就不信看着心爱的人痛不欲生,他会好过?应该是比她更痛吧!可是后来,他是有后悔的,到后来痛的不只是箫宇泓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痛快!”箫宇泓就是要让你心先死,看你怎么和我斗。常千夜这种变态的行为才是胜于他父亲之处。

    坐在办公室里的常千夜自豪在自己的成果中,只要一想到箫宇泓会心痛,懊恼的样子,他就乐的脚趾头都雀跃。他心想:不给我股份,我就玩死你,让你对待公司的事有心无力。

    可是那日同样在地下室现场的另一人可不这么想。她希望箫宇泓能牢牢地抓住雨革月,千万别放手。她看得出来,秦诺对雨革月有点意思,她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第二次。上次在其他兄弟那里多多少少听说些秦诺的初恋情人的事,最终的结局是悲剧。那个悲剧让秦诺一直无法走出阴影,他把自己的心门锁了起来,不允许任何人窥探他的内心世界,也把自己的爱封死在了里面。

    那日得知有初恋情人一说起,水灵就暗暗在心里念道:我一定会让你为我心甘情愿地打开心门,将你封死的爱再次唤醒过来,让你有去爱人的勇气。一路执行任务下来,水灵一直以一种阳光少女的形象陪在秦诺身边,血腥的场面也依旧保持着微笑,她只是想让他无论在何时,在何地,做何事,他的世界都有阳光。

    原本一切是那么顺利地发展,从不让人靠近到接受自己偶尔的怀抱,如此不正是在往接受的路上发展吗?

    雨革月的出现是最大的意外,她怎么都没想到在这次任务中,秦诺会表现地那么反常。她辛辛苦苦才靠近秦诺的身边,她却只有几天就让秦诺这么快关心她。那照这么发展下去,秦诺肯定会对她动心的,更何况,那个车内的一吻,像是一个宇宙爆炸级别的噩梦,一直无法让水灵释怀,连睡梦中都能看到他们在亲吻,半夜被吓醒也是常有的事。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水灵打算主动出击,晚了,什么也得不到。

    “咚咚咚——”

    “进来。”

    “常总!”

    “水灵?你怎么来了?坐吧!”

    “常总,我今天来是有一事想和你商量。”水灵坐在真皮沙发椅上道,头微微向下低着,因为提出这样的要求,她只是一拼,她觉得秦诺是“夜行者”的头儿,应该很难让他不管这事儿。

    “说吧!”常千夜刚刚还幻想着箫宇泓痛苦时的表情,心情好的不得了。

    “我。。。。。。我想请常总您出面,让秦诺退出此次的行动!”水灵鼓起勇气,一口气说了出来。

    “。。。。。。”常千夜无语,这是哪跟哪啊!

    “我知道,秦诺是我们的头儿,可是他的行为太反常了,您就不觉得这次雨革月的私逃,最后被人接走,这难道说的通吗?”水灵补充道。

    “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常千夜的脸色开始凝重。

    “常总,我知道,您和秦诺的交情非浅,自此来到您手下做事,我也早有耳闻,你们不只是上下属的关系,平日里更似兄弟。可是作为一个男人,在心爱的女人面前,特别是一个痴情的男人面前,功名利禄真的还有诱惑力吗?”水灵看着常千夜的脸色变了又变。

    “所以,常总,我大胆猜想,是秦诺松了手,故意给雨革月有了逃脱的机会,我也知道此次任务对常总您十分重要,以防万一,还是让秦诺退出比较好!”水灵说完点了点头。

    “你的意思是秦诺背叛我?他喜欢那个叫雨革月的女人?就为了她?”常千夜反问道。

    “是。”

    “哈哈哈哈哈——水灵,你太不了解秦诺了,他怎么可能喜欢雨革月那女人呢,绝对不可能,他心里已经有人了!”常千夜坐在老板椅上,转了个圈,看着玻璃墙外,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为什么不可能?难道常总也觉得秦诺还没忘记那个初恋情人吗?”水灵情绪颇为激动。

    “是,他没完,一直记着她!”常千夜轻而易举地说了出来。

    这无疑是给水灵判了死刑,她重重地呼吸了几口,可惜不管用,又锤了锤心脏的地方,忍着心痛,手紧紧攥着。

    “常总,你会为今天说过的话后悔的,秦诺他一定会坏了你的这次行动的,你一定不知道吧,他在我们劫持雨革月回来的那天路上,车里,他亲自用嘴巴给她喂药,你觉得都做到那样了,还会不心动吗?”说完转身推开门,走出办公室。

    走廊上,好多职员都看了看失魂落魄的水灵,他们是不认识她的。

    哼,常千夜,你不帮我,我自有办法,我就不信争不过雨革月那死女人。仗着自己年纪小就勾引人啊!

    刺耳的高跟鞋响起又消失。。。。。。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sino-coating.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